法院:该案被害人的丈夫侯某某证明

2017-09-07 16:56

法院:根据检察员当庭出示的证据,该案自被害人失踪至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到被害人的衣服、尸体被发现的数天内,被害人亲属、所在单位同事先后多次在被害人上下班行走路线范围内寻找,先后发现了被害人衣服和尸体。而发现尸体现场距王书金打工工地100米左右,发现被害人衣服地点距工地更近,且这些地点位于王书金中午经常活动的道路旁边,王书金对上述开放现场周围的环境、道路等情况熟悉,且案发后公安人员曾向王书金及其工友了解该案情况,故王书金辩护人所提王书金是在没有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主动供述此案的犯罪事实的意见与实际情况不符。

法院:该案尸检报告和现场照片显示,被害人尸长1.52米,骨骼连接完整,而王书金多次供述,被害人身高和其差不多,其之前曾两次见过被害人。其对被害人的身高应有基本认知,但经测量,王书金身高1.72米,其对被害人身高的供述与被害人实际身高存在明显差异。

张焕枝代理律师刘博今说,7年来,聂家一直向河北省高院申诉,要求再审聂树斌案,但至今毫无进展。刘博今也曾多次要求查阅聂树斌案的卷宗材料,每一次都遭到拒绝。

69岁的张焕枝表示,将向最高法申诉,要求刀下留人,王书金是聂树斌案最重要的证人,不能在聂案未明之前就执行死刑。

而王书金始终供述,当日中午一两点钟将被害人掐晕、实施强奸,作完案回到工地大约两点左右,当时工友还在午休,其供述作案的具体时间与证人证言存在明显矛盾。

昨日中午,王书金的两名代理律师召开记者会,回应了河北省高院的二审裁定。聂树斌的家人及聂家代理律师也与会并发表看法。双方都呼吁彻查聂树斌案。

昨日上午,宣判结束后,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刚走出审判庭,就对守候在庭外的人群表示,法院是在鸡蛋里挑骨头,应该把认定王书金不是聂案真凶的证据标准,套用到对聂案的复查中,要说王书金不是凶手,那么聂树斌更不应该是凶手。

法院:该案被害人的丈夫侯某某证明,1994年8月5日中午被害人骑车离家后一直未回;被害人同事余某某证明,1994年8月5日下午4点半陪同被害人到车间给自行车打气,从被害人离开车间到发现被害人尸体一直未再见到被害人;被害人同事王某某证明,1994年8月5日下午5点下班后到澡堂见到被害人洗澡。

法院:该案被害人尸检报告载明,被害人全身未发现明显创口及骨折,系窒息死亡,而王书金一直供述将被害人掐昏后实施强奸后,双脚跺被害人胸部并听到咯嘣咯嘣的肋骨骨折的声音,王书金的供述与被害人尸体检验报告记载的情节不符。